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

心理所研究揭示成瘾戒断记忆再巩固的DNA甲基化调控机制

  

  成瘾戒断引起的负性情绪记忆长期存在,是导致成瘾者复吸的关键因素。再巩固是长时记忆加工的重要阶段,为破坏长时程病理性记忆提供了干预的“窗口”。但成瘾阶段记忆再巩固的核团及其转录调控机制尚不清楚。 

  心理所隋南研究组采用吗啡-纳洛酮诱导的条件位置厌恶(CPA)范式,通过核团定位注射DNA甲基化抑制剂5-aza的方法探讨了这一问题。大鼠经过CPA训练后形成了吗啡戒断相关的负性情绪记忆,经短暂环境条件暴露提取该记忆,从而诱发再巩固过程。研究者分别在岛叶与杏仁核这两个负性情绪加工的关键脑区内注射5-aza,结果发现抑制岛叶AI亚区的DNA甲基化,再巩固被破坏,CPA被长期抑制。抑制杏仁核BLA亚区的DNA甲基化,再巩固被削弱,14天后CPA无法保持。岛叶GI亚区和杏仁核CeA亚区中注射5-aza、不经记忆提取在AIBLA中注射5-aza均不能干预CPA的保持。  

  本研究首次发现DNA甲基化在成瘾戒断记忆再巩固中发挥重要作用,此外,本研究还发现岛叶AI和杏仁核BLA亚区在负性情绪记忆再巩固中可能发挥不同的调控作用。这为探索干预成瘾记忆的新靶点提供了新证据,未来有必要针对DNA甲基化调控成瘾记忆的内在分子机制做进一步探究。       

   

    图1.抑制岛叶AI亚区中的DNA甲基化破坏吗啡戒断记忆的再巩固  

     

   

    图2.抑制基底外侧杏仁核中的DNA甲基化削弱吗啡戒断记忆的再巩固

  本研究获973项目(2015CB55350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91332115, 31170988, 31400880 and 31428008)以及中国科学院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的资助。目前该文章已正式发表于Frontiers in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Liu, P. #, Zhang, J. #, Li, M., & Sui, N. (2016). Distinctive Roles of 5-aza-2'-deoxycytidine in Anterior Agranular Insular and Basolateral Amygdala in Reconsolidation of Aversive Memory Associated with Morphine in Rats. Front BehavNeurosci, 10,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