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
创新案例

直面权威、穷理无我境界所带来的突破

  
 
 
    黄锡畴  自然地理学家,1924年8月生于浙江省义乌市,1949年5月毕业于浙江大学史地系,1953年于考入苏联列宁格勒大学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1981年创办了《地理科学》杂志,1991年又创办了《中国地理科学》(英文版),此后一直担任着两个期刊的主编。曾先后五次被载入美国、英国等国家出版的世界名人录,成为我国地理学界在国际上知名度较高的科学家之一。2004年3月荣获中国地理学会颁发的首届“中国地理科学成就奖”。
 
    直面国际权威人士理论中的偏颇和错误,富于挑战精神是一个真正学者所应该具备的胆识。而善于从发展的眼光出发来看待客观事物恰恰又是衡量一个真正的学者尺度。
    我们从自然地理学家黄锡畴先生关于“沼泽发育多模式”理论体系的建立中不难体会到那种令人折服的学者内涵。在沼泽发育和分类的问题上,苏联学者一向认为沼泽的发育必然经过“从低位到高位的发育过程”,这一颇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学说不仅在西欧和北欧多沼泽分布的国家中,作为典范曾得到过广泛的支持和应用,而且在一段时期内也曾影响过相当一批中国的学者。他们中间的一些人,不切实际地套用外国人的理论并机械地认为:“中国的三江平原等地的草本沼泽正处在幼年期,属低位阶段,目前还没有发育到老年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一定会发育到高位阶段成为藓类沼泽……”然而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原本就不是凭哪个“权威”就能够全部包揽和彻底解释清楚的。再聪明的科学家对于某一事物内在规律的认识也往往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和阶段性。素以求实精神见长且又具有敏锐洞察力的黄锡畴先生,早在苏联学习期间就已经了解到他们关于沼泽发育分类的学说,并且一度对那些国内学者生搬硬套人家理论的作法产生过怀疑。在后来所进行的全国沼泽普查中他惊奇地发现,在全国各地和三江平原的沼泽中都不存在什么“草本沼泽向藓类沼泽演变和发展”必然过程的迹象。这就充分地验证了他最初对苏联专家的那套理论持怀疑态度的正确性。他以科学工作者的睿智和对科学现象敏锐的洞察力充分地证实了这套理论在中国自然地理现实运用中的局限性,以及所犯的阶段性的错误。首先,该学说本身就犯有明显的逻辑性错误,反映出外国专家在这一学科领域认识上的局限性。其次,从自然地理内在发展规律角度看,现代沼泽是从第四纪冰川后退逐渐发生发展起来的,而冰川是从较低纬度先行消融后退的,温带地区的沼泽显然不可能存在着比北方寒温带的沼泽发育还要年轻的道理。第三,从我国的沼泽中并未发现能够支持这一学说的实例和佐证,反而却因地域上的差异,而呈现出其成因类型多样化的现状和势态。那么,很显然那种以偏概全、不切实际地套用权威的做法和依此所建立起来的理论是不科学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基于上述三个方面的理由,黄锡畴先生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勇敢地面对沼泽发育统一过程的学说提出了质疑。此后他又认真地研究了本所大部分科研工作者在我国沼泽研究以及考察方面的成果,并且取得了大量确切的证据。除此之外他还有所针对地进行了一系列国内外的考察实验工作,足迹踏遍美国、日本、芬兰、瑞典、挪威以及原苏联等国。对各国不同类型的沼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比较。大量的实例和数据有力地支撑着他创造性地提出的“沼泽发育多模式”的理论。这一理论的提出从根本上突破了以往沼泽发育统一过程单一模式一统天下的旧制,完成了沼泽发育在分类研究领域中一次质的飞跃。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对苏联学者沼泽发育学说的游离,而实际上则恰恰是他对这一研究领域的继续和发展,反映出了科学研究的连续性。他的发现和在中国具体的科研实践中归纳出来的学术观点引起了学术界广泛的关注和支持。陈传康教授赞许地称之为:“地带性多模式”。台湾《大地杂志》在报道中说:“该(指黄锡畴先生的)理论使三江平原沼泽的研究从此拨云见日。”
    正确理论的确立基于对客观世界本质的尊重和积极的认识,这是决定科学事业发展的前提和关键之所在。从黄锡畴先生“沼泽发育多模式”理论的提出我们发现,人类对于客观规律的认识和揭示,只有本着发展的眼光在不断修正已往过失的前提下才会有无限光明的前途。他在揭示沼泽发育具有多模式这一特性的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我们人类自身的弱点和在认识世界过程中的局限性。从而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在人类发展进程中,科学理论乃至于一切事物的发展就像链条一样,所有的科研工作者都是这个链条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管他们所做出的成绩是否突出、贡献多大,所有由他们创造出来的劳动成果都是整个科学事业发展进程中至为宝贵的财富。要让我们的科研工作者都能够从客观的角度充分地认清自己所应承担的角色及其每一角色的重要性,是我们今后科学事业的发展希望所在。
(撰稿人:马福安、周春华)
 
    点 评:
    黄锡畴先生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对沼泽发育统一过程的学说提出了质疑。此后,他认真地查阅了中国沼泽研究和考察方面的大量成果、资料及数据,有针对性地进行了一系列国内外的考察实验工作,对美、日、芬兰、瑞典、挪威及原苏联不同类型的沼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比较.大量的实例和数据有力地支撑他提出“沼泽发育多模式”理论,得到了同行的关注和支持。黄先生敢于直面权威人士,挑战传统理论,勇于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值得每个科学工作者学习。